苔染(课业繁忙💦)

生活本就是意难平。

画了蓝天鹅(经典咏流传)和今夜不再沐🤤都是他俩喜欢用的皮肤


芳心纵火犯沐木妹妹()和自我攻略的胖子



【蓝沐】 有且只有你

⚠️本篇时间线是2020年俱乐部同居时()和2023年/是烂俗穿越梗/说不清的私设众多!!

⚠️本篇内容纯属我自己虚构!请勿上升蒸煮!!我也很祝福他俩现实的感情

⚠️文笔很烂我真的不会写我是个画破画的呜呜……

(垂死病中惊坐起,我该产蓝沐粮了)


以上都OK的话

→  



  

  蓝胖子感觉自己的腰被什么东西踹了一下,


  又踹了一下。


  什么鬼??胖子勉强撑开眼皮,这不看还好,一看嗑睡全都被吓醒了:沐木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紧接着又踹了一脚去,嘴里还嗜囔着:“八点了都!蓝百万还不管管你家店子!睡不死你……”


  店子?什么店子?等等沐木为什么会在我床上??我是谁我在哪???蓝胖子继续维持着僵硬的坐姿,脑海中已经闪过无数个念头。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闪电般地拆掀开被窝——还好,没脱衣服,总裁小说里的雷人情节没有发生。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沐木又踢了一脚(胖子那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亿点幸福?)感受着腰部柔软的力道,他向沐木那边看去。旁边的被窝里只露出了个脑袋,松松柔柔的棕毛看上去有一种想揉一把的冲动,沙哑的嗓音挠着他的心脏。


  怕不是还在梦里。胖子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又骂骂咧咧揉了揉通红的脸颊。 这时候他终只剩下了一种求证工具——手机。他打开摆着有他俩合照的锁屏, 却被提示需要密码。试了一下自己的生日,不是,点开密码提示,“沐木生日”共几个大字赫然罢在上面。


  我靠。胖子颤抖着输了密码进去之后火速点开日历:“2023年5月20日”。


  ?


  ?????


  三年后?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交往???”胖子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是。”


  很好,典型的沐木式傲骄,看来是真的了。胖子仿佛戴上了痛苦面具,他真的很想问问三年后的自己是怎么把沐木追到手的。


  一阵诡异的沉默。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见沐木幽怨的眼神:“他答应今天晚上给我做蛋糕的……看来是没戏了。”


  自己不会是真的用食物把沐木骗到手的吧!果然越是老土的手段就越是有效吗???这个时候,蓝胖子已经震惊到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旁边的沐木正在抬头望天,看来还在为他逝去的草莓慕斯默哀。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三年后的沐木更呆了。


  “那....我想问一个问题。”


  “问吧。”


  “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沐木懒懒地把光移过去,露出一种看白痴的眼神:“你真想知道你的流/氓行为?”


  “啊……?”


  “半年前我生日,你喝了大概有一斤半的白酒……说真的当时你没被喝死也属实牛逼。你说了一大串话,还是把我按在墙角说的……说什么有点放不下我之类的,完了满身酒气故意倒在我怀里。老子费了老大劲把你送回宾馆,你的一翻身把我压……”沐木说到一半才发现面的内容再说下去这个秃头作者就要放链接了,“信你个鬼,说什么可以先从朋友开始,结果你狡猾的很,先是每天晚上都要的晚安吻,然后变本加厉要跟我睡同一个房间……”


  总之就是后悔,非常的后悔。三年后的沐木时常会想,就算这样,凭什么自己是下面的那个?

  

  

  


  另一边,胖子接受着沐木好奇的目光,一边回答着各种问题,一边想:“完了完了,今晚做不成蛋糕的话,沐木会让我睡沙发的……”


  同样头顶问号的还有沐木。


  他今天好不容易没比赛,想睡到自然醒,没想到早上八点就被蓝胖子狂轰滥炸式的电话吵醒了。沐木抄起手机刚要骂人,却被电话那头的人抢先了一步:“沐木!你在哪!!”


  ???啥? 胖子是睡傻了吗?沐木皱眉。


  “还能在哪?俱乐部补觉啊?你人呢?”


  那头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咒骂式声,随后又说:“没,没事……” “我靠,有什么事你快点说,我这么被你一搅和已经睡不着了。” “我……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还是过来找你吧。”


  

  “……所以你说你是三年前的蓝胖子?你穿越了???”


  胖子点点头,飘乎的目光停留在沐木的锁骨上。(胖子:沐木一定很好啃……)


  “三年后我脱单了吧?!肯定的吧!一定是把哪个小姐姐追到手了对不?!“


  迎着沐木自信的目光,胖子突然有些不忍打破他美好的幻想。


  “额....说对了一半.....”


  “哦?那就是有妹子先追的我?”


  “不,是前半句对了……”胖子略有些想笑地看向单纯的沐木,决定把答案出说出来看看他的反应,“是我把你追到了。”


  ..... ?


  ???????


  沐木吓得花容(?)失色,瞪大了眼睛想看看胖子是不是在逗他,又发现对方好像没有撒谎痕迹,他害怕地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你你?我?你……等等,我不是直的吗?我靠,你……??”


  “我咋了?”


  “你的是怎么……不对,我怎么可能……靠....”


  “你想知道我怎么做的话,我就把那天对你说的话再重复一遍吧。”胖子勾起嘴角。

  

  


  那个想法是那天相亲时冒出来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面孔,突然不安地想到道,自己以后是不是要跟只见了几次面的人过一辈子?我会亲吻一个陌生的女人,会拥抱她,会牵着她的手走过教堂会为她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会为自己戴上一个名为“束缚”的戒指,会为她戴上一个或许本并不属于她的戒指……也许我们以后会吵架,摔瓶子的次数越来越多,会同她结合生下一个小孩,然后就开始为学区房学校考虑直至到老去,说不定还要处理婆媳关系。


  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们纯粹是因为上了年纪被催婚,才勿忙挑选一个还看得顺眼的人凑合着过。很多对夫妻错把义务当爱情,错把契约当温暖,就这么过了下去。


  我不太相信真爱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我也不想“就这么凑合过了”。 至少,也要有点心动的感觉吧。


  但更奇怪的是我突然想到了你。想到了你会不会找到心爱的人,和你最终同床共枕的会不会也是只见几次面的陌生人。


  我想象不到你照顾别人的样子,当上父亲的样子。或许,是根本不想去想。因为脑海中浮现你亲吻别人的嘴唇亲呢地喊别人“老婆”、怀里抱着简直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小沐木就莫名其妙地心脏一紧。


  过了很文很久,我才搞清楚,如果一定要选择一 个人相守生、保护一生的话,我更希望那个人是你。


  我想把你搂在怀里,就算你趁机把眼泪擦在我的外套上也无所谓;我想在你迷路的时候第一个出现,我想从今从后说的每句话者有你……我想你永远都是我的小朋友。我希望你不再流泪、永远不会吵架、永远不会有无助的时候。


  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你呢?为什么我不能新吻你,拥抱你,牵着你的手走过教两堂,为你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为自己戴上一个名为”真爱”的戒指,为你戴上原本就是属于你的戒指.....


  那天你生日,我喝多了,盯着你的嘴唇,想,为什么不能吻下去呢?原本我抱着“确认一下心情”的心态粘着你,然后在埋在你的颈窝的时候突然萌生了强烈的亲近你的念头。


  幸好,后来你没有讨厌我。


  听说能够找到自己一生所爱的人少之又少,但我很幸运,反时醒悟了过来。后来你就真的成为了那个人。

  


  幸好,你也是爱我的。

  

请问一朵小花花能拐跑一只小狐狸吗?



七夕快乐!


😰因为有活动,这边我只能紧急摸了

一定补上!🙏🏻

七夕了,🍬摩多摩多(敲碗)

好热啊!!!!!😭

我想吃冰西瓜想吃冰棒!


(老北京汗衫有内味了)

(实不相瞒热得我想穿汗衫🙏🏻)

#超级潦草ooc的小短漫

#请不要上升正主!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太菜了画不出我心里万分之一的意难平😭

指绘没有压感太难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不小心就被某位天使缠上了……


(与正主无关不要打扰正主

虽然但是,我被刀得神志不清又开始臆想了😳)

是理想的学院pa蓝沐!

不会画人体就找了模板的我是屑!(自信)

(话说我还依稀记得三个月前的tag挺热闹的,现在就变成我一个人霸屏了?考完回来什么都变了)

《 男  生  ♂  了  解  男  生  ♂  🌚》

救命!快被笑死了


重绘了之前的婚纱pa

(线稿比成品好看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