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染(🈲AI)

生活本就是意难平。

【琳维】娜维娅的手是握不住所爱之人的手




克洛琳德曾经说过娜维娅的手很好看。纤细,白嫩,确实像是一位大小姐理所应当拥有的。但是只有克洛琳德知道,娜维娅的手掌有一层被大剑磨出的痕迹。


娜维娅却不这么觉得。她更喜欢克洛琳德的手。骨节分明,指尖有薄薄的茧。她喜欢用自己最爱的玫瑰花香的护手霜慢慢地涂抹克洛琳德的手,一点一点覆盖住。


于是,娜维娅总是喜欢握住克洛琳德的手,捏一捏她的掌心,玩弄几根手指。当事人总是默许,甚至事先会配合着脱下手套。




后来,娜维娅开始讨厌自己的手。她的手总是握不住很多东西,比如卡雷斯,比如西尔弗和麦勒斯,甚至自己快要跌入原始胎海之水时,都握不住旅行者的手。


她在下落的那一瞬间想了很多。

当然想的最多的就是,她还没有真正地,牢牢地,充满爱意地,温柔地,十指紧扣地……握住那个人的手。

如果还能活下来的话……她一定永远也不会放开她。





娜维娅的手是做出美味马卡龙的手。

娜维娅的手是轻轻捻起裙摆的手。

娜维娅的手是握着红酒杯谈笑的手。

娜维娅的手是紧握着大剑的手。

娜维娅的手是抓不住同伴的手。

娜维娅的手是握不住所爱之人的手。

娜维娅的手是传达不出爱意的手。


克洛琳德的手是带有薄茧的手。

克洛琳德的手是执行决斗的手。

克洛琳德的手是紧握着枪柄的手。

克洛琳德的手是对准所爱之人父亲的手。

克洛琳德的手是抹不去所爱之人泪水的手。

克洛琳德的手是永远挡在她身前的手。



她们的手是传达出安静却又震耳欲聋的爱意的手。

她们的手是一直都紧紧相握着,从来不曾分开的手。


武警琳×大学生维


喜欢机车的高马尾长腿女警!不敢想象有多帅。。


指路

罪人舞步旋  ä¸€ 

罪人舞步旋  äºŒ 

罪人舞步旋  ä¸‰ 

【琳维/罪人舞步旋】(三)


🤍此系列是中长篇连载,老练警察琳×大学生维  è½»æ¾å‘放心食用

🤍标题引用优菈技能名称致歉,内容无关

🤍cp向只有琳维,其余均为cb向,请勿ky

🤍追更欢迎订阅合集!想要评论——

罪人舞步旋(一) 

罪人舞步旋(二) 

设定图 






早上克洛琳德从警局值完夜班回来时,闻到了从门缝里溢出来的香气。


她在门口站定,细细嗅闻这股香气。应该是面粉,黄油,蛋,还有糖的味道。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很奇怪对吧,怎么会有人把气味和温度联想起来。


“啊,你回来了?”


金色卷发的少女穿着粉色围裙从厨房探出头来,招了招手让克洛琳德进来,不由分说地往她嘴里塞进一个马克龙。


“好吃吗?”


甜腻的、融入唇齿间迟迟化不开的糖分,柔软如云朵般的奶油,还有少女像太阳一样期待的眼神,让克洛琳德很难吐出太过苛刻的字眼。


“……很好吃。”


娜维娅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周围的粒子似乎也欢快了起来。她立马转身去烤箱端来一大盘马卡龙,拉着克洛琳德在餐桌边坐下。


“正好今天我多做了一些,你刚下班回来肯定还没吃早餐吧,喏,这些都是你的了——不许拒绝!”


克洛琳德刚想开口回绝,娜维娅像是早有预料似的马上补充了一句。这下武警小姐只得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被大小姐监督着把马克龙都吃掉。娜维娅满意地看着克洛一块一块吃着她亲手做的马卡龙,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起来——毕竟因为她白天在学校上课,克洛琳德晚上在警局值班的缘由,两人很少见面,碰见了也只是匆忙之中没空说话。所以关于克洛琳德的事,她知之甚少。



——克洛琳德小姐好忙啊,值夜班的话不能睡觉吧?


——嗯,不过能做别的事。


——警察真辛苦啊……这几天在这里还住的惯吗?


——床垫很舒服,房间很香,费心了。


——哪里,既然是那维莱特学长介绍过来的贵客,当然要好好安排啦。



克洛琳德微微皱眉。这句话本身没有问题,但是……这样说的好像娜维娅是因为那维莱特才对她这么好一样。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心里突然冒出的酸溜溜的感觉,就看见面前的人猛地站了起来。


“等等!我光顾着跟你聊天,上课已经要迟到了!”


娜维娅冲进卧室慌忙翻找着书本。金发少女沮丧地碎碎念:怎么办,偏偏这个课要点到,坐公交肯定也来不及了,现在也拦不到的士,我不会真的要跑步去吧……



“上车。”


娜维娅转过身来,发克洛琳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吃完了早餐。怀里被扔进了一个机车头盔,她惊讶地看向倚在门框上的女警。


“……还是不麻烦了吧,你刚下班,正是需要补觉的时候。”娜维娅犹豫着。


“没事,上来吧。”


娜维娅戴好头盔,小心翼翼地坐上蓝紫色机车,不由地感慨于此物的帅气。克洛琳德绑好马尾,跨上机车。


“抱紧了。”


“啊、啊?好的……”


娜维娅试探性地用双臂环住克洛琳德的腰,不想克洛琳德直接启动机车,巨大的惯性让娜维娅控制不住地往后倒,混乱之中她下意识地紧紧抱住身前那人。


初春的风凉丝丝的,擦着娜维娅的小腿吹过,掀起两人的发丝。沿途一紫一黄两只猫咪在阳光下相互舔舐,几个背着大书包的孩子投来艳羡的目光。娜维娅忽然轻声笑了起来,她想起自己小时候从不被允许碰到这些东西。刺玫会大小姐的童年总是围绕着交际舞、繁琐的礼节和一天换一件的大裙子度过,现在她终于有机会从这般疯狂的行径中尝出几分发自内心的对于自由的快乐。她弯腰,离身前的人更近了一些:


“我还是第一次体验这个。”


“嗯?”


“我说——”大风之中两人的声音像是被吹散了一样。娜维娅又凑近了些,附在克洛琳德耳边大声说:




“谢谢你,克洛琳德小姐。”





——可以的话,能再多带我看看你的世界吗?

【琳维】诸多朝与暮的誓约


💐标题来源娜维娅专武名字

💐原作向,时间线是卡雷斯案件结束之后,水神被审判之前

💐原来你们两个从小就认识啊……真是两小无猜……(抹眼泪)我嗑到真的了呜呜……

💐全文5.5k+字数  æœ‰ç‚¹é•¿  æ„Ÿè°¢çœ‹åˆ°æœ€åŽâ€”—写了很久,特别特别用心的一篇文章……可以给个评论嘛ovo






一


白淞镇的风总是凉丝丝的。拂面的风夹杂着清晨的露水,再裹挟着陆地上青草和苔藓的香气。


偶尔,还会有一点黄玫瑰的气味。


克洛琳德喜欢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安静、凉爽,还有因为许多人居住而带来的勃勃生机。她喜欢来这个地方吹风,站在地上与地下的入口,站在小镇与外界的分界线上。


克洛琳德顺着楼梯往下走去。不远处传来阵阵谈笑的声音——是娜维娅,夏洛蒂,和……一个没见过的男性。夏洛蒂拿着相机应该是在做专访,娜维娅面带微笑应对着她犀利的问题。而记者身边有些青涩的男性,像是她的助手,正在记录着这一段谈话。有客人啊,克洛琳德止步,那就等等吧。


本来她只是靠着墙壁慢慢等待,只是那个陌生男性实在是让人有些在意,于是她状似不在意地偷偷观察。那个男人总是盯着娜维娅看,不管是娜维娅说话也好思索也好。他带着脸颊上微微的红晕,适时地插话引起娜维娅的注意。克洛琳德将他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注意到那人背着的手心里居然攥着一个粉色小盒子,显然是要送给娜维娅的。克洛琳德意识到了这一点,兀地有些不高兴——等她反应过来时,身体已先脑子一步走了过去。


“娜维娅,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克洛琳德脱口而出的话语冰冷且不容反驳,就连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娜维娅诧异地扭过头来。


“克洛琳德?你怎么来了。”


娜维娅带着歉意向夏洛蒂点点头,小步跟了上去。娜维娅说,怎么了?克洛琳德其实想说没什么,但是又觉得这么严肃把人叫过来还是说点什么吧。于是娜维娅听到克洛琳德说,我明天想吃你做的黄油饼干。


“不可以吗。”


看着娜维娅脸上“你就为这事把我叫过来”的表情,克洛琳德补了一句。


哈哈哈……可以啊,想吃什么都可以。娜维娅忽然之间弯腰笑起来,金色的卷发笑地一抖一抖的。她说,克洛琳德你知道你刚刚很可爱吗?克洛琳德没说话,抿了抿嘴。


等她们回去的时候,只剩下夏洛蒂一个人饶有趣味地摆弄着相机。


“嗯?夏洛蒂你的助手呢?”


“他啊——”粉头发的小记者故意笑着看向克洛琳德:“不知道被什么吓走了。”


有吗?克洛琳德撇开视线,自己当时可能是有些凶巴巴地看了一眼那人吧。这不重要,他走了就好。


“哦对了,夏洛蒂你不是问我父亲的案子吗,我这儿有一些当时留下来的线索,等我拿给你。”


看着娜维娅走进屋子,夏洛蒂不禁感叹,娜维娅小姐真是太迷人了。察觉到身边的人气场猛然压下来,记者捂着嘴咯咯笑起来。


——哎呀,克洛琳德小姐不觉得吗?娜维娅漂亮、开朗、善解人意,很讨人喜欢呢。那个新来的实习记者,说是仰慕了好久,为了采访娜维娅一定要来,实在是拗不过他我就带着他来了。


“听说你们很小就认识了,真是两小无猜,让人羡慕呀——不知道娜维娅小姐有没有被追求过。就算有桃花,也会被你吓退的吧~总是在她身边,冷着脸的紫头发小姐。”



克洛琳德突然意识到,那些有意接近娜维娅并献殷勤的人,有多少是被自己赶走的?



……自己是不是,擅自在对方的生活中占据过多的位置了?




二




“你喜欢礼物吗?”


“嗯?”


娜维娅给正在工作的克洛琳德送黄油饼干时,对方一个问题把她问的莫名其妙。她歪头想了想。


“虽说会觉得惊喜吧,但是还是不要了。收了别人的好,总是要做些什么的。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哼。看吧,你送礼物也没用的。克洛琳德想着那天拿着粉色盒子的扭捏的男助手,勾了勾嘴角。


“啊,你当然除外啦。你送我东西的话,我会特别特别特别——珍藏起来的。”


娜维娅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克洛琳德一直以来都觉得她的眼睛很好看,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蓝宝石,是湖中央最美的星光。


所以克洛琳德理所当然地,爱上了这片蓝色。


喜欢被娜维娅注视着,喜欢她的视线,喜欢她眼里永远有自己。喜欢蓝宝石,喜欢海洋,喜欢她的蓝眼睛。克洛琳德在此刻深深地意识到如此具象的爱是多么麻烦。


——那就在变得无药可救之前,从对方的生活中逃跑吧。




三



“西尔弗,麦勒斯,你们看到我那个银匣子了吗?”


娜维娅叮叮哐哐地把柜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蹲在一堆东西里焦急地翻找。两位管家对视了一眼,马上蹲下来帮着娜维娅一起翻找。


“小姐,你最近去过那里,匣子最后一次看到是在多久之前,这期间接触过哪些人,都想过了吗?”


去过哪我倒是清楚,只不过我不想和那人讲话。娜维娅嘟囔着,手上找东西的动作却没停。西尔弗奇怪地说,娜维娅小姐跟克洛琳德小姐闹矛盾了?金发的大小姐生着闷气,对啊,那个人奇怪的很,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躲着我。


“我约她吃饭她说忙,我给她送饼干她说不能再麻烦我,甚至还给了我一张交友舞会的票,是嫌弃我总是打扰她让我自己打发时间吗!”


娜维娅说着情绪越来越激动,气愤地锤了一下地板。麦勒斯安慰着,小姐,你们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这下可把娜维娅气地弹起来:就是因为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才气不过,不明白她到底怎么想的!!


眼看着金渐层猫猫直接炸毛露出尖牙,两位管家连忙手忙脚乱地宽慰她,让她别往心里去。劝说着让娜维娅给克洛琳德打个电话,让她来帮忙找东西,顺便聊聊天,解开误会。娜维娅虽说不太情愿,但也想弄清楚是什么缘由,就拨过去了。


“喂?”


“克洛琳德。你……现在有空吧?”


“怎么了?”


“我有个东西不见了,怎么也找不到,你能来帮我找找吗。”


娜维娅低头看着脚尖,等待电话那头的人漫长的思考。


“……抱歉,我今天有点不方便。”


西尔弗跟大小姐比划着“问清楚”的手势,麦勒斯在旁边加油鼓劲。


“我说,克洛琳德。”娜维娅咬牙:“你最近拒绝我多少回了?”


然后又是漫长的沉默。娜维娅甚至能想象到克洛琳德皱着眉头,努力编出另一种理由拒绝自己的样子——她太不擅长说谎了。


“今天实在是……如果是不重要的东西的话,就先算了吧。”


……不重要?


克洛琳德居然说,不重要?


“你!你真是——太差劲了!!”




挂完这通电话之后,娜维娅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眼泪。她自嘲地抹了一把眼泪,向着担忧的管家笑了笑。


“其实那个匣子没什么的。”娜维娅自顾自地打开话题:“无非是一些孩童时期爱不释手的小玩意儿。如果只有这样的话确实也无所谓。”


——但是啊,但是那里面有小时候克洛琳德送给她的东西。是一枚小小的,用茉洁草围成圆圈做成的戒指。讽刺的是,这枚戒指被馈赠者自己评价为“不重要”。


克洛琳德怎么能这么说,谁都可以说,就是她不能说——


弄的好像她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其实只有娜维娅一个人在意而已!




四



“早上好,克洛琳德小姐~有您的信件。”


沫芒宫门口,青色的美露莘踮起脚尖把信封递给了她。信的署名是西尔弗。


克洛琳德叹了口气。其实那天娜维娅生气挂了她的电话之后,自己第二天是想要去道歉的。只是娜维娅说什么也不肯见她,把她关在门外。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克洛琳德心想,我给你寄交友舞会的票,只是想让你多交交朋友而已,来弥补我在你生活中过多的分量。


她拆开信封,快速读完了信件。大致内容是小姐丢失的是您送给她的很重要的戒指,所以才会那么生气,等等。


……我送的戒指?克洛琳德仔细回忆着。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只不过,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时她们大概只有五六岁,小娜维娅牵着克洛琳德的手挤进一群玩闹的孩子中间。娜维娅说,我们也要一起玩!领头的小孩说可以呀,那你就当公主吧,我们负责把你从恶龙的手里救出来。


——我怎么又是公主!我要当别的!娜维娅腮帮子气的鼓鼓的。


——因为你是刺玫会的大小姐!你很漂亮,也很高贵,跟我们不一样,你就应该是公主!小孩高声反驳,有好几个声音也在支持他。


小娜维娅气的跺脚,拉着克洛琳德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克洛琳德,你也这么觉得吗?”


向来安静的女孩摇摇头,按了按娜维娅的掌心。


“我才不喜欢当公主,为什么公主永远都是被保护的那一个,在王子到来之前只能坐在牢笼里哭泣?我才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公主,我很能干,爸爸都夸过我的!”


小娜维娅坐在开满虹彩蔷薇的草地上。她靠着克洛琳德,烦恼地望着天空。


“那就不当公主。”


她听到身边那人小声说着,那就不当公主,你想当什么就当什么。你想扮演王子的话,我当公主陪你。娜维娅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说真的吗?克洛琳德点头。


于是金色卷发的小女孩站起身来,开心地转了一个圈,然后颇有风度地行了一个骑士礼——


“这位美丽的公主,恶龙已经被我打败了,我来救你了。”


娜维娅朝着克洛琳德挤挤眼睛:恶龙下次再找西尔弗他们扮演吧,这次就当我已经打败了好不好。紫发的公主点头,提起不存在的裙摆,牵起王子的手。


咳咳——现在我救了你,根据国王的承诺,我们要结婚!克洛琳德公主,你愿意吗?


等一下,公主说。她转身在草地上寻找些什么,没一会就很快锁定了目标——几株茉洁草。她拔出一棵,把它围成一个圆圈,送到了娜维娅的手指上。


“等等……哪有公主给王子戴戒指的……”


娜维娅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显然很喜欢,伸出手指左看右看。


“是定情信物。”克洛琳德说。


“那……你要宣誓,你会永远陪着我。”


“嗯,我宣誓——”


克洛琳德微笑着,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那是小娜维娅第一次看见总是面无表情的女孩露出笑容。




“——我会永远陪着你。”




五



“呼、克洛琳德小姐!总算是、找到你了!”身穿制服的小美露莘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大口喘着粗气:“枫丹庭周围海平面有所上涨!似乎是原始胎海之水涨上来了!那维莱特大人叫我通知您去海岸救援……”


“!”


克洛琳德立马起身,顾不上将刚拆开的信封放好便拿起剑冲了出去。


快被海水追上的女孩、焦急呼喊的大人、猝不及防被海浪淹没的青年……看着这一切,克洛琳德只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起来,她压下不安,飞奔到一片混乱的海岸线。等她有喘息的时间时,她抬起头,不禁想:


天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暗了?


不过几秒钟的放松,克洛琳德又迅速投入到救援工作中来。


——喂,你们听说了吗?白淞镇也涨水了!


——什么!那里不是住着好多人吗?


——对啊,不过有刺玫会在的话,应该没有死///多少人吧……


——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呢。





……


……白淞镇?


……娜维娅她……


……


冷静。那维莱特既然派自己去海岸,那么白淞镇肯定已经有了对策。不要慌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相信那维莱特的判断。


……


……


……该死。


该死、该死、该死!怎么可能不去想!那可是娜维娅,那可是白淞镇,那可是她们一起长大的地方……就这么,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水淹没了?!娜维娅会被溶解吗?溶入水里……再也消失不见……?


“……克洛琳德大人,你在哭吗?”


救援队里的青年接过克洛琳德救起的女孩,惊讶地问道。紫发的决斗代理人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颊上不知何时有了泪痕。娜维娅总说克洛琳德跟小时候没有变化,一直都是绝对的理性,就连跟娜维娅的父亲决斗那次……她也拔出了剑。克洛琳德控制不住地回忆起往事,现在的娜维娅肯定想不到,自己也会有流泪的一天。


娜维娅,娜维娅,唯独你……我真的很害怕再也见不到你。







克洛琳德在白淞镇的入口停下了脚步。


她在害怕。


害怕她真的再也见不到娜维娅。不过万幸,她在墓地那边看到了熟悉的黄色身影。


“娜维娅!”


克洛琳德压下心底的喜悦冲过去,却不想娜维娅抬起头的目光里盛满了悲伤。


“……克洛琳德……西尔弗和麦勒斯……他们已经……”


克洛琳德抱住了娜维娅,她感受到怀里的人正颤抖着。



“不要哭……”






——不要哭,娜维娅。


——我才没有哭……我只是……


小克洛琳德将手掌覆上小娜维娅的脸颊,认认真真地把女孩的眼泪抹去。


——我也想跟你一样啊,总是这么冷静,怎么样都不会哭……呜……


——你会的。



我一直都相信。






六



“克洛琳德,你说,我们做对了吗?”


歌剧院里,巨大的审判庭中,娜维娅望着神座上流泪的芙宁娜,下意识抓紧了克洛琳德的衣角。克洛琳德反手握住娜维娅的手,安慰地捏了捏她的掌心。



“水神,死刑,立即执行——”


怎么回事?克洛琳德听到娜维娅有些慌张地说,水神……不会真的就这么被我们……克洛琳德把娜维娅往自己这边拉近,说,不会的,这是我们一起协商的拯救枫丹的方法。




“!”


死刑执行的瞬间,枫丹的海水涌了上来——在那一瞬间,克洛琳德抓住了娜维娅的手。


我们会被溶解吗?娜维娅自言自语道。看着海水逐渐漫上来,所有人都知道几秒钟后歌剧院会被彻底淹没。克洛琳德说,不会的,我们已经为打破预言作出了全部的努力。



——娜维娅,你讨厌我吗?


——嗯?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怎么,临死前的真心话环节吗?娜维娅笑道。


——娜维娅,其实我之前,并不是故意躲着你的。我只是……想让你多结交一些新朋友,不要在我身上浪费过多时间。


——嗯?所以你就找借口不陪我?小时候的你可比现在的你坦率多了……你还记得吗,你说过会一直陪我的,我的公主?



——对不起,娜维娅。我其实……很喜欢你。喜欢到恨不得所有时间都跟你待在一起,喜欢到看到有人接近你就不开心。


海水漫过两人头顶。她们牵着手,随着海平面的上升而飘起。


——笨蛋,喜欢就坦率一点说出来嘛……害得我,以为自己是单相思啊。我也喜欢你,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于是她们在海水中拥/////吻。呼出的气体化为泡沫,不断地向上升去。待到浮上海面,两人预想中的溶解并没有发生。她们游到岸上,对视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成功了!克洛琳德,我们成功了!”


“嗯。”


“哎呀,克洛琳德你再说一点心里话好不好——我还没听够呢。”


在娜维娅玩笑般地眼神眼神中,克洛琳德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枚被海水浸湿的茉洁草戒指,单膝下跪。


“对了,那天你丢的那玫戒指,我没有找到,但是我重新做了一个。”


娜维娅呆呆地看着克洛琳德温柔地将戒指套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如小时候那样。她愣了很久,然后渐渐微笑起来——


“可是这不是小时候的那一个了,怎么办呀,我的公主?”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会永远践行我的誓约。”



一片狼藉的枫丹,湿漉漉的两人,乱糟糟的发型……仿佛末日降临一般,实在是一个称不上完美的求婚场景。克洛琳德牵起娜维娅的手背,轻柔又珍重地吻了下去——







“我宣誓——



我会永远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