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染(🈲AI)

生活本就是意难平。

【退役纪念向】“皮皮限,你要明媚,要开心,要站在阳光下。”这里!欢迎观光 

【琳维】再见了,我那拥有蓝色眼眸的爱人


💙克洛琳德剧情不多。ooc致歉

🧡故事为西幻题材,架空式设定看个乐呵就好

💙全文3k+  ç”œé¥¼   

🧡食用愉快。






一


“怎么样,我们合作吧?”


娜维娅抽开椅子,坐在蓝紫色头发的少女对面。她观察对方很久了,不管是敏捷的身手,还是熟练的枪法,都让她十分满意。娜维娅点了一杯枫达递给对方,微笑着:


“跟我一起去讨伐恶龙,成功之后,恶龙洞穴里所有的财宝都归你,我一分钱都不要,怎么样?”


“嗯……恶龙?”


有了对方的回应,娜维娅的兴致一下子来了:“就是西边山上的龙啊,你不看悬赏令的吗?”


克洛琳德顺着娜维娅的手指看去,饭店墙壁上还真贴着一张悬赏令:【国王病危,重金寻西山恶龙逆鳞一枚 æ²»ç—…用】


克洛琳德看了许久,久到娜维娅以为她要拒绝后,她点点头介绍自己:


“克洛琳德。很高兴与你同行,娜维娅。”



二


克洛琳德觉得娜维娅不是正常人。


哦不不,别误会了,不是那个意思——这句话是:她不是一般人的意思。


因为娜维娅身边总有两个管家跟着,穿着打扮也不像是需要那一份赏金的人……虽然两个管家在娜维娅第五次羞地面红耳赤之后才不放心地离开了。


“我说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我的剑法可是王国顶尖的!你们回去吧!”



娜维娅转头见克洛琳德盯着这边,连忙咳嗽一声,解释道:“我、我才不是什么大小姐、公主之类的……这只是父亲不放心我才让他们跟着……真的,我平时很会用大剑的,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克洛琳德当然相信她,她见识过娜维娅的身手,只是对她的身世有点好奇——大概是什么骑士世家的独女之类的?总之身手不凡家境也不简单就是了。会不会有那种,她没有保护好娜维娅让她受了伤,就会有一大堆人追着她的情况?


那就更得好好保护她了。


“克洛琳德,这里怎么有条岔路口……”


“左转,下个路口右转,再直行,就可以到半山腰扎营歇脚了。”克洛琳德看也没看娜维娅递过来的画错的地图,她太熟悉了。



娜维娅看了一眼克洛琳德。



“好,那争取天黑之前到半山腰,出发!”



……



娜维娅觉得克洛琳德不是正常人。


嗯……这句话就是字面意思。


因为克洛琳德的身手实在是……太好了。她的动作迅速又有力,枪法也准的恐怖。更奇怪的是,她对山里的道路熟地不能再熟,似乎闭着眼睛都能倒背如流,而且直接将树上的苹果洗也不洗就吃了下去。


她不会……是那种,从小养在山里,被培养成杀手的那种……!


娜维娅为这个可怕的想法打了个冷战。


那就更得快点猎杀恶龙,把赏金交给她了。


但是她觉得,如果克洛琳德是杀人不眨眼的、唯利是图的杀手的话,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单纯的、讨人欢喜的紫色眼睛——就像星空一样。


看着她就好像看见了夜空。



三



翻山越岭总是异常艰辛的。娜维娅的体能虽然称得上不错,但是在高强度跋涉后也有些吃不消。娜维娅让克洛琳德先走,不要太照顾她,但蓝紫色头发的少女摇摇头,蹲下来,摆出一个要背着娜维娅的姿势。


“呼……咳……我、我自己可以走……”


“再晚一点的话,就来不及再天黑之前扎营了。”


克洛琳德面无表情地说。娜维娅见她这样,又羞又恼,但奈何克洛琳德蹲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且……她说的也是事实。


娜维娅只好把手搭在克洛琳德的肩上。克洛琳德用长期拿枪的手指划过她的大腿,因为有老茧的存在,弄得她痒痒的。她将下巴放在克洛琳德的肩窝里,紧紧贴着她的皮肤。原来克洛琳德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娜维娅想。


她看着橙黄色的落日,觉得这时候就该聊聊天。于是漫无目的地打趣道:


“你好像很喜欢我。”


克洛琳德没有说话,只是将娜维娅抱紧了些。


“我家里请的保镖都没有你这么敬业,身法也没有你这么好,要不你到我家来,做我的贴身保镖吧?”


——这样也可以让她别做杀手那行了。不吉利。


“……贴身保镖?”


“就是时时刻刻跟着我的保镖。吃饭啊睡觉啊都得陪我——”娜维娅捏了捏她的肩膀:“而且,我缺一个朋友。”


娜维娅等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她以为克洛琳德不高兴了,连忙补充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毕竟这份工作看起来是有点像保姆。


“没有不愿意,”背着她的少女温柔地回应:“我们到目的地了。”


娜维娅赶忙从克洛琳德身上下来,拿出帐篷开始布置。天色渐暗,两人背对背躺在帐篷里准备休息。


娜维娅有点睡不着,她翻过身来,戳了戳克洛琳德的后背:“克洛琳德,睡了吗?”


克洛琳德翻过身来。


“我有点激动,明天就能见到恶龙了。你呢?你怕不怕?”


克洛琳德摇摇头。


“其实我以前很怕这种东西,但是我父亲总是告诉我不要怕,教我练剑壮胆。”娜维娅轻轻握住克洛琳德的手掌:“最近他病了,病的特别严重,有可能回不来了……我不甘心那些去挑战恶龙的都无功而返,我决定自己去救父亲。”


“恶龙长什么样呢,有多大,打人疼不疼,我……我还可以活着回来吗?”


察觉到身边的人有些发抖,克洛琳德把娜维娅轻轻拥入怀中。


“……克洛琳德,其实我很害怕……”


【害怕死亡。】


【害怕自己无功而返。】


【更害怕世上唯一的亲人离世,剩下她一个人。】


“……会成功的。”克洛琳德在娜维娅耳边轻轻地说:“我悄悄告诉你,恶龙逆鳞的位置……”


所以,不要哭了好不好?


你哭的时候,似乎我的心也快要跟着碎了。



四



等娜维娅醒来的时候,克洛琳德已经不见了。她捡起落在地上的纸条:【有急事,先走一趟,勿念。】


……在这个节骨眼有急事?怎么可能。


娜维娅看着纸条,一时竟不知道该担心还是生气。她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自己往前走——时间不等人啊。



……



经历了一系列漫长的跋涉,娜维娅终于到达了山顶。她小心翼翼地靠近洞口,却惊讶地发现有着深紫色鳞片的恶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虚弱至极。


她屏住呼吸,按照克洛琳德说的,瞄准恶龙的眼睛——眼睛下面就是她要找的逆鳞。娜维娅等啊等啊,恶龙还是没有动静。她奇怪地靠近恶龙,眼睛一闭,心一横,将剑插进了龙的眼睛里。


随着一声闷哼的传来,娜维娅惊讶地睁开眼睛:原来这家伙是活的啊?


恶龙缓缓抬起眼皮,娜维娅觉得自己吃错药了,它看起来有些,乖顺……?就像是,专门等着她一样。而且,它有一双很像星空的、很熟悉的眼睛。


娜维娅用剑切下逆鳞,一瞬间恶龙的鲜血从眼睛里喷薄而出。娜维娅匆匆将逆鳞带上,只是少了一个鳞片而已,伤口都会好的吧?


只是血流的越来越多,恶龙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在娜维娅临走之前,她好像听到了什么模糊的声音——


“再见了……”


它说。


【我那拥有蓝色眼眸的爱人。】




五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王国里诞生了一位可爱的公主。


国王非常喜爱这个女儿,并给她取名【Navia】,代表单纯、美好的意思。


有一天公主出去玩耍,意外遇到了跟她一般大的受伤的女孩。她把她带回了城堡,给她清洗、疗伤,直至女孩恢复如初。


【我会报答你的。】


女孩离开之前这样说道。


原来女孩是一条龙,一条住在最西边的山洞里普普通通的龙。就像所有的童话故事里的那样,它只是一条龙,却被冠上了【恶龙】的头衔。


龙说的话从不食言。十年后龙化成人形来城里寻找公主,紧接着她在饭店里认出了她要找的人——因为只有公主才有那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宝石般的天蓝色眼睛。


【我们去讨伐恶龙吧。】


公主显然没有认出龙。但是龙还是答应了。她只是想陪着公主。


她们终于来到半山腰的时候,龙知道自己该走了。


【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要救我的父亲,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公主在龙的怀里沉沉睡去,龙最后一次感受着公主的气息。


于是龙回到了它的山洞里,等着公主到来,等着她将剑刺入自己的眼睛,取走逆鳞。


龙的逆鳞是龙身上最重要的东西,它可以磨成药粉包治百病,但是它一旦脱离了龙,龙就会死去。


于是龙看着她的爱人取走了它的逆鳞,它想最后记住爱人的模样。




【我会报答你。】


【就像你当初救了我那样。】







感谢食用,顺便庆祝我产出的琳维相关热度破千,评论区点想看的文(车除外)/画作为回礼

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符玄怎么还不来

【琳维】当她不再梦见你


🌟标题灵感来源于水仙十字世界任务标题,内容无关

🌟克洛琳德剧情戏份不多  å¦‚ooc致歉……

🌟这是一个最开始代理决斗人单向暗恋而不自知的故事(?)

🌟无脑甜饼,ooc我的锅





一


今天的阳光正好,连带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步子都轻快了些。金黄色卷发的少女举着阳伞,在歌剧院门口来回踱步,阳光撒在她身上衬得她更耀眼了。


父亲的冤案查明了来龙去脉后,娜维娅便盘算着邀请克洛琳德吃个饭,解开误会。之前是她不对,因为父亲的死,不知觉地将怨气撒在克洛琳德身上,但对方不仅保护了她,还在法庭上为她父亲作证,这让娜维娅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她想着到歌剧院门口拦截忙碌的代理决斗人,跟她一起吃个晚饭。


怎么还不下班。什么案子要审这么久。娜维娅有些焦躁,索性低着头数起脚下的石子来。庆幸的是,在数到第九十九颗的时候,她终于瞥见了那一抹蓝紫色的背影。


“克洛琳德!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代理决斗人一愣,有些惊愕地转过身来。娜维娅踢走了脚边第一百颗石子,跑过来在克洛琳德面前站定,用她那双闪着星星、宝石般的眼睛注视着她,又一字一句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我说,我们一起吃个饭吧,谢谢你昨天庭审为我父亲作证。”


真是漂亮。克洛琳德下意识想要回绝,却被蓝宝石色的眼睛深深吸引着,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便打了一个急转弯,利索地溜回肚子里去了。



二



两人在德波大饭店落座,气氛同娜维娅想象中的那样尴尬。克洛琳德点菜时只摇摇头说按照娜维娅的胃口来就好,菜上齐了她也只是埋头吃着——好吧,娜维娅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真相,除了父亲,她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就在娜维娅打算率先开口打破寂静时,克洛琳德却说话了:


“我昨天梦到你了。”


娜维娅惊异地抬头,随即又觉得有些好笑——克洛琳德找话题的方法也太、肉麻些了吧。


还很老套。


“是真的,昨天我梦到你请我吃你亲手做的马卡龙。”


看出了娜维娅的怀疑,克洛琳德慌忙加上了这一句。但是娜维娅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笑的正襟危坐的决斗代理人有些发慌。


“原来你很想吃我做的马卡龙吗?”


也不全对。其实我在感慨原来梦是可以成真的吗。娜维娅真的请她吃饭了。克洛琳德回避着娜维娅强烈的视线,抿了一口枫达——不知为何她忽然变得口干舌燥起来。


梦里的娜维娅把左手搭在她的右手上,喂她吃了一颗马卡龙,微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问她甜不甜。


……简直甜到发齁。不对,我说的是马卡龙。


克洛琳德回过神来,见娜维娅还在等她回话,就匆匆点了点头,看向娜维娅的眼神又心虚了几分。


幸好娜维娅见克洛琳德心不在焉也没有再调侃她,两人就这样结束了一场平静的晚餐。晚上克洛琳德把娜维娅送回到刺玫会之后便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后悔:她应该再主动多说几句话的。


于是她轻轻叹了口气,放任自己再次沉溺到梦中——可这次梦里的少女逆着光背对着她,冷冷地说道:


【你以为杀了我父亲的人,还能若无其事地跟我做朋友吗?】



三


“那么,被告,面对指控,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威严的大审判长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克洛琳德没有说话,她知道有人始终在注视着她,带着强烈的恨意。


中枢审判机上的天平倒向了她的对面。


“我宣布,指控成立,”那维莱特驻着手杖起身:


“审判结果是,被告人克洛琳德杀害原告娜维娅父亲一案,被告有罪。”


--!


克洛琳德从梦中惊醒,看了一眼微微亮起的天空,索性起身洗漱准备上班。她打开歌剧院的大门,站在那维莱特身旁待命,俯视着一切。


“我不服!我要向代理人决斗!”


克洛琳德淡淡地瞥了一眼歇斯底里的男性,走下法台,拿起剑。


【不能动真格。】


【避开要害。】


【让被告体力殆尽投降就好。】


【不要像那次一样……】


【不能重蹈覆辙。】


克洛琳德一记漂亮的肘击结束了这场决斗,被告连忙投降认罪。那维莱特向她点头示意,结束了审判。克洛琳德收起剑,走出歌剧院,却不想又见到了熟悉的人影。


是她日思夜想的人影。


“克洛琳德,我给你带了马卡龙……咦?你等等……”


娜维娅先是略带惊讶地看着她,反应过来后连忙翻找出一个干净的黄色手帕,擦拭她的脸颊。


温热的触感让克洛琳德下意识往后避开,娜维娅手里的动作顿了顿,无奈地解释道:“你脸上有擦伤,还流血了,我帮你清理一下。”


克洛琳德这才乖乖将脸凑上去。她有些贪婪地感受着娜维娅指尖的温热、轻柔的动作、呼出的气体……她竟然有些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看着娜维娅姣好的脸庞,克洛琳德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


“我们算朋友了吗?”


娜维娅停下动作,叠好手帕,有些奇怪地看着她:“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接着她又拿出她做好的马卡龙递给有些别扭的克洛琳德:“我会给不是朋友的人亲手做马卡龙吗?就因为她想吃?”


……或许她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克洛琳德想。


于是她接过娜维娅手里的马卡龙袋子,拿出一个放进嘴里。娜维娅笑着看着她,用左手反过来握住克洛琳德的右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好吃吗?”


“咦?”在这熟悉的场景下,克洛琳德惊讶地咽下一个马卡龙,接着便条件反射般地脱口而出:


“——甜到发齁了。”



四


“克洛琳德,这边!”


娜维娅蹲在喷泉边喂鸽子,见克洛琳德从歌剧院里出来,挥了挥手。


“今天居然准时闭庭了,太好了!这下我可要好好给你买一套新衣服。你这套制服穿的太久了吧,多买一身日常的。”


娜维娅正说地起劲,没有注意到克洛琳德已经悄悄牵起了她的手,温柔地捏着她掌心的肉。


“说起来,”娜维娅的嘴脸带上了一点坏笑:“你是不是再没有提到过梦见我的事了?”


“嗯,”克洛琳德看着娜维娅:


“因为不需要只能在梦里见面了。”




当她不再梦到你,

当她无需梦到你。

P1偷亲一下    P2是小小只棉花娃娃


米哈游快给我出她两的新剧情,孩子没有画画灵感了,除了动物塑就是动物塑👉👈


顺便问问有没有琳维群qwq,朋友没一个嗑这对的,虽然我比较怕生,不太说话就是了……(潜水)

是炸毛猫猫和委屈狗狗……金渐层和杜宾……

目前还没有过完剧情ooc致歉——


只要你也嗑琳维我们就是特别好的朋友🧡

△旧设卷毛克注意

△大量私设ooc看个乐呵就行了

△蓝胖子有客串